首页 > 棋坛趣事
政府不应让两极分化继续存在 相信围棋能进入课堂
2011-2-11 16:54:51
      我今年已经65岁,经历了很多。但如果是40年以前来思考这个问题,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今天比之过去会有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的——恐怕谁都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变化。

1962年我第一次访问日本,当时看到他们差不多家家都有了彩电,还有很小的、可以捧在手里看的彩电,已经有了新干线,火车达到了200多公里的时速;而那时中国连半导体收音机都没有,我带回来的小“半导体”让周围人羡慕得不得了。那时,我们又怎么可能想象到现在会有网络、电子邮件这类技术?

科学和技术的变化大家都能看到。围棋的变化其实也同样巨大。我从六七岁开始学棋,当时有一个梦想,就是什么时候能有很多小孩子陪我一块下棋就好了(这在我的书里写到过)——当时会下棋的小孩子很少,水平跟我差不多的更寥寥无几。我所在的上海号称围棋兴盛之地,却还有好多老百姓不知道围棋是什么。我那时的梦想和幻想是如此之简单。显然,现实的变化远远超过了我的梦想。

近几十年来我一直在做围棋和文化传播方面的工作。我们中国人一说成就老提四大发明。在我看来,四大发明,中国人不发明,别人迟早也会发明的,我们只不过比别人早走了一步而已;只有围棋,如果中国人不发明,恐怕到现在世界上还是没有——它是中华民族特殊文化背景下产生的一个结果。我相信,随着时间的继续推移,围棋的魅力还会进一步体现出来,“琴棋书画”中,它将跃升为第一位。现在,围棋已经进入了学校,我相信将来它还会从“进入学校”发展到“进入课堂”,成为中国学生的必修课。

会下围棋的人大概都会认同,围棋能给人带来无穷的乐趣,同时,对弈过程还会让人们明白很多做人的道理,培养人们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坚强的意志,可以怡情养趣。一个人不会下棋,可以说人生是有缺憾的。古代士大夫阶层几乎没有人不会下围棋,这种现象直到“文革”才被打破。我相信,作为艺术的围棋,将在未来重新获得它应有的地位。

而作为竞技的围棋,我觉得今天已经过分注重胜负了。不仅仅是围棋,今天在整个竞技体育领域,我们都过分看重金牌,把一场比赛的胜负上升到政治的高度,这不可取。我想,若干年以后,当我们在经济、科学等方面有了足够发展,综合国力的加强让我们有了足够的自信,我们就可以用更加从容的心态来面对金牌和冠军。

体育的真谛在于增强人民体质,而作为兼有艺术与竞技两种性质的围棋,它首要的使命是要给爱好者带来乐趣,同时提高人们的综合素质。现在的情况是相反的:为了冲段,那些围棋少年苦不堪言,失去了童趣,并且最终成了只会下围棋而不会别的,反而素质低下了。我期望未来这种现象能尽快得到改变。

从我个人来说,与我小时候相比,生活进步了太多,我已经很满足了——这是我们国家的进步带来的。但我们还有很多方面的不足,最突出的是民生问题,需要政府好好去解决。一个典型案例是住房问题。从整个社会来说,现在住房价格这么高,不正常。一个年轻大学生,一年的总收入才两三万元,就算不吃不喝也只能买一个平方米,这种现象必须改变。今天光以GDP为追求目标的做法,如同竞技体育光为金牌一样,必须终止。

“文革”时我曾经去工厂,亲身感受到了工人、农民的疾苦。他们拼命在为生计而奔波,就如同机器上的一个零件;现在这种现象从本质上来说没有得到改变:一个人成天绞尽脑汁挣钱,仅仅是为了一套房子!一个真正为老百姓考虑的政府,不应该让如此两极分化的现状继续存在。

我个人的愿望,就是40年之后,我们的老百姓比今天幸福、快乐,不再整天还为养老、医疗、教育、住房等等问题而操心。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也是一个现实的愿望。或许,有着“忘忧清乐”之称的围棋也能为此做出一部分贡献。

陈祖德 1944年出生,上海人。围棋国手,中国棋院第一任院长。

1963年9月27日,陈祖德首先战胜日本杉内雅男九段,成为第一个在中国击败日本九段棋手的中国人,打破“日本九段不可战胜”的神话。1980年,陈祖德患胃癌,在病中撰写自传《超越自我》,成为激励一代人的名作。

来源: 萧山明仕棋院  作者:陈祖德
 
地址:市心中路687号(广发银行二楼)
电话:0571-82377322 82765716
邮箱:msqy_xs@163.com
QQ:506967153
传真:0571-82377322
 
首页棋院概况课程分类棋院荣誉招生简章棋院相册赛事情况名师风采未来之星
Copyright © 2009 萧山明仕棋院 版权所有
地址(ADD):市心中路687号(广发银行二楼) 邮编(p.c):311200
电话(TEL):0571-82377322 82765717 传真:0571-82377322